右侧漂浮栏
详细页头部广告

软件定义摄像机发展三大难题,2021华为会为我们带来什么?

原创
作者:帮尼菌
 |   来源:中安信联安防帮   |
2021-01-06 08:58:00

在安博会取消的2020年,华为机器视觉发布下一代四无生态摄像机,宣布5年内做到安防 第一就算不是行业第一大事,也至少能排在前三。

 

而如今安防行业的软硬之争已经愈演愈烈,以华为为首的软件定义阵营试图攻略传统安防企业积累几十年的底层硬件优势,他们的角度很新颖,以建造能够接纳各类安防功能的万能摄像机接口为目标,用软件平台兼容各类功能,从而深入渠道,迅速占领市场。



然而同有底层基础的传统厂商不同,软件定义厂商想要进入市场,还有很多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而在华为五年之约的第二年,能否解决好这些核心问题,则成为了软件定义厂商成败的关键之举。

 

蛋糕分配成迷,平台吸引力在哪?

 

2021年的开年大戏,无疑是华为与腾讯的平台利益分配之争。虽然华为下架腾讯游戏仅仅持续了一天,但这暴露出了华为作为平台厂商,在利益分配上与第一方厂家产生的矛盾。

 

据了解,国内安卓商店一直以来采用扣除支付通道费后总流水“五五分成”的分账方式,而在谷歌、苹果应用商城则是3:7,用户从华为、小米、OPPO等官方应用商店下载游戏后,每充值100元,就有50多元进了手机厂商的兜里,游戏开发商都苦不堪言。


一纸通知,背后的本质是利益分配不均

 

而这还是用户较散的手机平台,作为算法厂商,其订单较为集中的特点就要求他们的客户支付更高的费用。比如商汤一款算法的报价普遍都在10万元以上,而如果要平台厂商从中取得高昂分成,这对于这些算法厂商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相比传统的硬件厂商,算法厂商前期在研发成本的投入上要更为激进,大量的研发成本本身就拉高了算法的价格,想要在此基础上再分配蛋糕,恐怕这是很多算法厂商都不乐意去做的事情,毕竟作为算法厂商,目前能够维持盈利就已经算是相当亮眼的财报了,又有什么理由让软件平台分杯羹呢?

 

截至目前,在华为软件算法合作伙伴主要还是以在特定项目上有特色的企业为主,比如北明软件、中软国际等等。像商汤这样具有多领域算法实力的企业暂时还没有被收入囊中。而这些有特点的厂商的算法,在传统安防领域同样有着硬件或软件的竞争,因此并不能为华为平台带来进一步的竞争力。

 

说到底一个平台能有多少竞争力,不仅要看算法厂商的实力高低,更要看平台能为这些厂商带来什么,比如华为、小米平台的手机本身就具有大量的受众,选择这些平台相当于选择了天然的流量。而这种流量优势,在华为机器视觉的平台上显然没有得到深入体现。

 

华为四无生态仓,从设计上来说是集华为生态玩法与一身的产物,但从平台的使用性来看,消费者业务那一套依托流量展开的模式在安防行业能否展开还是未知数。

 

更重要的是,手机平台的游戏厂商本身就数量众多,支撑得起百花齐放的程序设计,但算法设计尤其是安防算法设计的厂商还十分有限,想要建立消费者业务那套生态玩法,蛋糕的分配就成为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研发成本成倍上涨

 

从机器视觉目前的布局来看,机器视觉软件定义的核心离不开其发布的四无生态仓,然而建设多功能的生态仓显然不是扩张几个硬件接口这么简单。

 

在万和证券研究所一份名为《安防+AI人工智能 工程化白皮书》中就曾提到,AI安防前端部分建设成本相当于传统安防成本的225%,存储成本也高出了86%。可见软件定义的基础并非是抛弃硬件性能,恰恰相反,算法程度越复杂、越智能化的服务反而需要更高层面的硬件支持。

 

而对于华为机器视觉来说,仅凭前几年的人力规模、技术支持规模,想要支撑起四无生态平台的开发,显然是不够的。

 

对此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华为将AI&Cloud事业部拆分出来,成为华为本身的第四大业务部,同时为机器视觉提供全方位的技术支持,并调转2000名技术人员至机器视觉,帮助其完成产品的更新迭代。

 

因此机器视觉的四无生态摄像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款、或者说是一个系列的摄像机,而是一个硬件平台的原型机,想要完成段爱国心中描绘的软件定义的应用场景,就要不断为这台原型机进行更新迭代,让其匹配上其相关算法的需求。

 

说白了,软件定义的核心就是通过软件驱动并公知硬件资源,我们用的各类智能电子设备都是这个原理,无论是个人PC、手机、还是摄像机,都需要高精尖的硬件资源来进行相关驱动。

 

正如同当年智能机毁灭小灵通、山寨货一样,华为机器视觉的想法就是复刻智能机对传统手机的碾压,以绝对的软件、硬件优势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并长久运营下去。然而这种做法显然需要大量的前期研发成本和投入成本。

 

虽然华为不差钱,但想要形成成体系的软件定义平台,其硬件上的投入,显然窟窿还不小。

 

海思停产,芯片替代难

 

上文提到,软件定义平台需要大量的硬件技术支持,而IPC SOC芯片作为安防硬件的驱动核心之一,更是重中之重。然而如今海思芯片被美国制裁,产能迟迟跟不上,而外界的芯片能否适配华为的四无生态仓,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而且从之前华为放出的生态仓解剖视频来看,仅目前的生态仓版本,就需要至少两块以上的驱动芯片,而被美国全方位制裁的华为如何搞到这些核心芯片,将逐渐成为机器视觉软件生态发展的巨大难题。


装满芯片面板仅仅是生态仓的四分之一,未来还有更多芯片将应用其中


在ICT领域,由于其竞争对手较多,芯片方面还可以考虑直接购买高通等厂家的成品,但在安防领域,华为海思多年来已经占据了市场的头部地位,其IPC SoC芯片占据了全球的70%以上的市场份额。一下子产能消失,让华为在硬件芯片上的供应也面临了诸多困境。

 

特别是华为的生态仓属于高端安防设备,需要的智能芯片等级都很高,而海思之前占据了中高端安防芯片的绝对优势地位,一下子损失了自家的芯片供应,市面上暂时找不到海思的替代品,这无疑也会大大阻碍华为机器视觉平台的发展。

 

最重要的是,即便海思有生态仓这样的高端产品,传统安防厂商经过多年的演变早已经变得软硬兼容,从海康威视定位一变在变就可以看出,如今海康威视的目标是做各行各业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早已跳出了传统安防的范畴。段总想要五年内依靠软件生态来打败海康,显然是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说到底,如今的安防企业既有下沉的渠道,又有高端的技术把控,先要凭借生态化运营来一网通吃,机会是有,但还需要技术力和市场的双重谋划,而在这个五年好戏的第二年,我们也期待华为机器视觉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毕竟在没有安博会的2020年,机器视觉的发布会确实是为数不多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详情页广告1
热门排行
3月14日下午,华为-安防帮 2019安防行业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开。600多位行业专家、客户与合作伙伴齐聚一堂。 会上华为面向华北区域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介绍了其新一代“视频云+软件定义摄像机”——星系列软件定义智能摄像机和其渠道招募及分销政策。 本次大会以“轻云直上 视界大开”为主题,寓意以云和智能为核心,通过AI技术有效提升前端摄像机智能应用水平,通过全云化技术架构提供视频云...
2018年,对于弱电人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身处经济下行,弱电行业增速减缓,以及多种因素交织的背景下,弱电人可谓如履薄冰,艰难前行。安防帮见证了一些中小工程商的转型,他们探索新的路线,拓展新业务。也目睹了部分中小工程商订单不减反增,利润节节攀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2018年,对于华为来说,是其在安防行业厚积薄发的元年。 去年8月,华为真正打响了冲往智能安防市场的第一枪,华为在广州发布会现场一...
10月22日,由中安信联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合作运营·协力转型 安防帮2018会员年庆”活动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开幕。 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靳秀凤,中安安防产业促进会执行会长杜强,北京安全防范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韩锦坤,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院长院长刘在云,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陈志华,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李晓峰,机械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小平,公安部检测中心中心副主任、三级警监、副研究员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