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漂浮栏
详细页头部广告

河南一家6口被杀案背后:农村安防之“痛”

原创
作者:帮尼菌
 |   来源:中安信联安防帮   |
2020-11-23 08:45:00

2020年11月15日凌晨五点左右,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娄庄村发生了骇人听闻的灭门惨案。


一户柴姓村民一家6口全被杀,而遇害的三个成年人,都是女人,一个是29岁的女被害人李某、一个是李某50岁的婆婆冯某和76岁的奶奶柴某,同时还有三个小孩子被杀死,最小的才2岁,另外2个被杀死的孩子,一个9岁,一个5岁,有媒体报道说遇害人之一的李某的大女儿柴某某在熟睡中被嫌疑人孙某飞抱走。全村都在帮忙寻找柴某某,但8岁的柴某某仍下落不明。


 

据警方发布的协查通报显示,嫌疑人孙某飞今年31岁,原阳县靳堂乡娄凤鸣庄村人,瘦长脸、中长发,身高约173厘米,体态偏瘦。


 

据媒体从村民处了解,15日凌晨柴家老少正在睡梦中,孙某飞潜入到柴家进行行窃,而正在他要得手离开之时被柴家人发现,于是这位歹徒便和柴家人撕扯扭打起来,在打斗的过程中用身上带有的凶器将柴家六人残忍杀害,事后驾车逃走,截至目前对于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一切结果以警方通报为准。


河南杀6人嫌犯行凶前视频曝光


 

有媒体报道,嫌犯孙某飞或因情感纠纷行凶,但具体作案动机尚不明确。作案前疑以妻子赵某名义网购凶器,其取快递多段视频曝光。


目前,嫌疑人仍在逃逸中,关于此案的具体细节,警方还在调查中。


这起灭门案件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监控是被忽视的因素。也有不少网友质疑,怎么不查看监控?



 (评论来源:今日头条)


公安部门对近年来发生的命案分析发现,绝大部分命案发生在农村稍偏远地区,这些地方的村民大多法律意识相对淡薄,容易走上极端。


农村的公共安防 到底如何?


随着越来越多的乡村青壮年劳动力远离家乡来到城市打工,乡村留守人员以老弱妇孺居多,甚至一些乡村仅有老人与儿童留守在家的局面。显然他们的自我安全防范意识以及自我保护能力方面都处于弱势。农村的公共安防到底如何?目前尚未见到一个全面的统计。即使是有“零盲区”的县,会不会也存在重建轻管的现象?


乡村住宅分散,住宅之间距离较远,如果一旦发生凶杀案、拐卖儿童、盗抢等突发性案件,居民、警方往往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点以有效阻止危险事情的发生。而且由于乡村夜晚很多地方并不存在警察巡逻,再加上夜晚照明受限的情况下,各种事件很容易发生。这是农场安防之“痛”。


如果从民宅到公共地带都按照科学要求安装视频监控,虽不能避免案件的发生,但可以在案发后查看录像资料,也可对犯罪分子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都知道扶贫工作难,让一家贫困户脱贫,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而一家脱贫户一旦家里发生儿童被拐、家庭财产被偷、凶杀案件,可能一天之内就返贫。


即使从经济学意义上来说,现在市场上一套普通的视频监控系统售价为2000元左右,最便宜的在700元左右。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我国乡村常住人口55162万人,以乡村居民平均大约5个人为一户计算,再加上乡村公共地带,即使按一套700元,以视频监控系统使用寿命为5年计算来安装监控,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农村视频监控需求场景


1、夜间犯罪


由于农村、城镇夜间照明设备没有城市齐全,整体照明条件较差。并且地域面积广阔,警务人员不可能彻夜巡查,巡查范围有限。犯罪分子在夜间的违法行为不易被发现,所以农村夜间是犯罪活动的高发时间。


因此在农村来说,十分需要带有红外夜视效果的监控摄像头,能够保证在夜晚时间段内,对重点路段、地点的实时监控。



2、道路交通事故


由于农村的地理环境相对复杂,且经济水平普遍落后。许多乡道、村道建设要求不一,机动车辆、非机动车辆和行人往往共用一条道路。并且很多行人、机动车辆、非机动车辆不遵守交通规则,很容易发生交通事故。


但是乡镇的交通执法能力较弱,且缺乏证据。一些机动车驾驶人员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往往为了逃避责任,毁灭证据、伪造现场,加大了交通事故的处理难度。


3、公安局监控规划


由于乡镇的派出所警力少,且辖区面积巨大,公安机关的警力部署远远不能满足农村社会治安的需求。但是平安乡镇的建设任务,以及乡镇治安状况的复杂化,都对公安机关提出了新要求。


为此,“人防+技防”两者结合的新手段,是帮助公安机关增强监控能力、提升乡镇治安水平的关键所在。乡镇警所对安防监控设备,有着较大的需求。


农村需要怎样的监控设备


一套视频监控系统还涉及到网络部署、前端设备接入、后端存储设备搭建等多个环节。对于乡镇的情况来说,这些都是难以逾越的技术鸿沟。为此,在乡镇能够大范围部署的视频安防监控设备,一定要具备易部署、易上手、易操作、易维护的特点。


除了技术需求的角度外,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就是普通乡镇的经济水平。对于经济实力有限的小乡镇来说,一套就要上万、上十几万的设备一定是不可能负担的。尽管现在AI+视频监控的概念很火,但不一定是适合小乡镇的设备。


这又对视频监控设备的性价比提出了要求,所以企业要拥有一套稳定、高性能的系统,这样对成本的控制、故障的维护都有极大的好处。



农村“新战场”的路怎么走


要打开乡镇的市场,渠道下沉和渠道的扁平化必不可少。渠道,日益成为安防企业重要的获客模式。数据显示,2018年,项目类与渠道类获客对比,从2010年的8:2上升到了6:4。要打通乡镇市场的“最后一公里”,可以借民用安防市场的东风,尝试铺设电商的销售渠道。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电商业务的成熟,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的电商渠道下沉到农村市场。


电商销售渠道的好处就是减少了许多经销商的中间环节,提高了商品的性价比,更容易让品牌安防产品走入农村市场。但是其中也面临着问题,因为安防设备不完全是一锤子买卖。虽然售卖的范围变广了,但是可能导致售后维护服务难以及时响应。


“香饽饽”难啃 农村安防尚面临多重难题
 
尽管乡镇安防拥有较大发展前景,但不可否认,其发展尚面临许多难题。一方面,农村处于信息化发展和建设末端,市场与企业之间的感知力、供需联络能力均较低,市场缺乏完全契合农村安防需要的产品。另一方面,农村既在政府财政上高度依赖村级统筹和自治,也缺乏密集的工商业机构自有资金能力,这成为抑制农村安防发展的重要因素。另外,村民对安防产品认知度与接受度均较低。这些因素制约了农村安防市场的开拓,且短时间内难以改变,农村安防因此成为不好啃的“香饽饽”。


如何解决这样的难题呢?这需要政府、企业、资本乃至村民的共同努力,道阻且长。但智慧安防已经在广袤的农村土地上播下了种子,未来将经历一个蓬勃生长的春天。也希望类似河南一家6口灭门惨案更少的发生。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详情页广告1
热门排行
3月14日下午,华为-安防帮 2019安防行业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开。600多位行业专家、客户与合作伙伴齐聚一堂。 会上华为面向华北区域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介绍了其新一代“视频云+软件定义摄像机”——星系列软件定义智能摄像机和其渠道招募及分销政策。 本次大会以“轻云直上 视界大开”为主题,寓意以云和智能为核心,通过AI技术有效提升前端摄像机智能应用水平,通过全云化技术架构提供视频云...
2018年,对于弱电人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身处经济下行,弱电行业增速减缓,以及多种因素交织的背景下,弱电人可谓如履薄冰,艰难前行。安防帮见证了一些中小工程商的转型,他们探索新的路线,拓展新业务。也目睹了部分中小工程商订单不减反增,利润节节攀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2018年,对于华为来说,是其在安防行业厚积薄发的元年。 去年8月,华为真正打响了冲往智能安防市场的第一枪,华为在广州发布会现场一...
10月22日,由中安信联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合作运营·协力转型 安防帮2018会员年庆”活动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开幕。 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靳秀凤,中安安防产业促进会执行会长杜强,北京安全防范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韩锦坤,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院长院长刘在云,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陈志华,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李晓峰,机械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小平,公安部检测中心中心副主任、三级警监、副研究员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