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漂浮栏
详细页头部广告

中国人的命也是命!留美高考状元疑因遭职场霸凌自杀,真相是什么?

原创
作者:帮尼菌
 |   来源:中安信联安防帮   |
2019-10-08 13:47:00
2019年9月19日,一位38岁的华人工程师Qin Chen从Facebook总部大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位华人工程师曾经是高考状元、浙大本科,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Facebook就职。

原是天之骄子,正值壮年,本应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篇章,谁料最后却是悲剧收场。

这场悲剧发生后,引发了整个美国华人社群的热议,也引发了关于优秀人才工作压力的讨论。


然而,在事件整整发酵了11天之后,Facebook仍然没有做出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它的冷漠激起了所有在美华人的愤怒。

在这期间,不断有知情人表示,Qin生前遭遇到了职场霸凌,上司无故打压、绩效考评不理想、可能会被公司结果进而失去在美的合法身份......

为了寻求真相,身在硅谷的华人们自发组织起来进行抗议活动,好找Facebook给出真相,反对职场霸凌。


“中国人的命也是命!还我们公正和真相!”

9月26日,大量硅谷华人聚集在Facebook总部大楼门前鲜花饼进行抗议。


9月27日,Facebook终于出面了,然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表示,Qin的自杀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职场霸凌可能不是他死亡的唯一原因。

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概Qin生前也不会想到,原来曾经奉献过的公司对他的离世,竟会如此冷漠。

随后,有人在Linkedin找到了Qin的个人履历,如此优秀的人才居然选择自杀,让所有人惋惜不已:

1999年本科就读于浙江大学;

2011年进入南加大攻读硕士;

2013年入职全球领先的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Cisco(思科);

2018年3月,Qin PK掉了一大批年轻人,顺利入职Facebook;

这样的履历,妥妥的就是别人家孩子!然而,别人却无法知道,他究竟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我们可以看到,2016年至2018年2月期间,Qin在美国的第二个东家是一个名为Ryzlink的外包咨询公司,虽然名义上的业务是IT咨询,但不过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实际上就是靠着H1B业务赚钱。

H1B是美国非移民签证的一种,主要针对的就是像Qin一样,有专业技能却没有绿卡的外籍员工。

这类公司其实有点像是一个中介,他们没有实体公司也无法提供任何工作,但是却可以帮申请人拿到H1B,并将申请人推荐到美国的企业就职,随后便从申请人的薪水中抽成,也就是所谓的“申请费”。

说白了,有点像是花钱买签证罢了。

而Qin在Ryzlink“就职”也从侧面反映了他办理H1B的过程不太顺利。

知乎就有匿名用户透露了一些“内情”:


Qinzai 原来的组干得不开心,想换组,提前得到了上司的同意,然而就在换组的最后一天,上司却说因为其绩效不合格,所以换组申请不予通过。

上诉无果后,即使已经和上司发生了剧烈的争吵,Qin依然只能留在原来的组。

此外雪上加霜的是,Qin正面临着进入PIP程序。

所谓PIP,说白了其实就是公司想要开除某位员工,会在表面上设置一个“提高计划”,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员工就安全。

然而,这个计划大概率都是无法完成的......

如果Qin丢了这份工作,他必须在60天内找到新工作,否则他和他在美国的家人,将失去能够留在美国的合法身份,不得不回国,为了保住工作和签证,他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或许,这就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颗稻草。



这已经不是悲剧第一次发生,去年在美国圣地亚哥高通公司的总部大楼里,华裔工程师David Wu从六楼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2016年,另一位年轻的华裔工程师,因与上司不和,入职亚马逊三个月就被PIP,迫于压力跳楼轻生,所幸并无大碍。

在Qin Chen事件发生后,不少评论就将“罪魁祸首”指向了PIP。

并且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虽然宣传work life balance,没有强制规定996,但在这样的科技巨头中工作,同事之间的竞争压力甚至比制度压力还要令人难以自我缓解。

此外,也有不少网友提到了硅谷华人圈子的弊病。

硅谷的华人圈并不大,并且攀比之风严重,比教育背景,比公司规模,比薪资待遇......

与印度人“抱团”不同,华人似乎更擅长于“内斗”,之前就有硅谷段子说,一个公司有两个华人,最后一个会把另一个搞走。但如果一个公司有两个印度人,最后就都会变印度人。

如此种种,焦虑在生活中似乎难以避免,或许有人会说“换个公司吧”、“回国不好吗?”,但对于这些人中龙凤而言,从大公司到小公司是屈就,从国外到国内又不甘,原本一路领先惯了的他们,又怎能轻易允许自己像压力认输?

不管怎样,都没有什么比一个生命的骤然离去,更让人痛惜。逝者已矣,我们唯一希望的就是悲剧不再发生。

如果受到工作压力的严重困扰,要及时寻求外界帮助,不要把压力全部扛在身上。大厂内部,几乎都有面向员工的心理咨询服务。或许它无法帮人全然解除工作的困境,也依然可以提供一个疏解压力的渠道。

一面调整心理状态,一面去找工作的突破口:就算不能换组,离职也可以想办法挂靠H1B,甚至临时申请去读书,也是留在美国的办法。

办法总比困难多,竞争激烈的独木桥成长都过来了,成年人的工作,不应如斯悲观。

即便真的留不下,回国又何妨?Facebook出身,哪里不能去?

希望在工作岗位奋斗了许久的你我他,都能在这个假期好好放松,舒缓心情,毕竟唯有生命才最珍贵,只要活下去,就总有好事会发生。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详情页广告1
热门排行
3月14日下午,华为-安防帮 2019安防行业合作伙伴大会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召开。600多位行业专家、客户与合作伙伴齐聚一堂。 会上华为面向华北区域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介绍了其新一代“视频云+软件定义摄像机”——星系列软件定义智能摄像机和其渠道招募及分销政策。 本次大会以“轻云直上 视界大开”为主题,寓意以云和智能为核心,通过AI技术有效提升前端摄像机智能应用水平,通过全云化技术架构提供视频云...
2018年,对于弱电人来说,是艰难的一年。 身处经济下行,弱电行业增速减缓,以及多种因素交织的背景下,弱电人可谓如履薄冰,艰难前行。安防帮见证了一些中小工程商的转型,他们探索新的路线,拓展新业务。也目睹了部分中小工程商订单不减反增,利润节节攀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2018年,对于华为来说,是其在安防行业厚积薄发的元年。 去年8月,华为真正打响了冲往智能安防市场的第一枪,华为在广州发布会现场一...
10月22日,由中安信联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合作运营·协力转型 安防帮2018会员年庆”活动在北京会议中心正式开幕。 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副理事长靳秀凤,中安安防产业促进会执行会长杜强,北京安全防范行业协会原副秘书长韩锦坤,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院长院长刘在云,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陈志华,北京联合大学智慧城市学院李晓峰,机械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小平,公安部检测中心中心副主任、三级警监、副研究员郑...